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,祝您閱讀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讀者投稿 > 學術研究

彭運生解唐詩(21)

作者:彭運生來源:發表于:2017-07-27 22:55:51閱讀:
彭運生解唐詩(21)

賈島
1、題李凝幽居:“閑居少鄰并,草徑入荒原。鳥宿池邊樹,僧敲(或推)月下門。過橋分野色,移石動云根。暫去還來此,幽期不負言。”
“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”、“鳥宿池邊樹,僧推月下門”,這兩者孰優孰劣?這個問題曾經讓作者賈島困惑不已,直到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為他抉擇了敲。這個推敲不僅作為典故成了漢語中的一個常用詞,表示反復琢磨的意思,它作為一則文學史公案也能引起歷代人們的興趣與思索。
畫家吳冠中先生對于推敲的思考頗有意味:“‘鳥宿池邊樹’,鳥宿,是收縮的形象,近似一個圓圈;‘僧推月下門’,推開門是一道線狀的展開,展開的線狀與收縮的圓圈是形象對比,是繪畫美。‘僧敲月下門’,敲門出聲響,則聯想到鳥宿悄無聲,是動與靜的對照,屬音樂美范疇了。故推之敲之的問題是采用繪畫美還是音樂美的選擇,賈島自己當時也許并未意識到這種差別,因而為之彷徨、推敲。”(《我負丹青》,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版,第296頁)
這樣的見解,是任何詩學家都難以道出的,但不一定就正確。可以從這些方面來質疑吳冠中先生:直線和曲線相對照就一定產生繪畫美嗎?有聲和無聲相對照就一定產生音樂美嗎?其二,難道詩只能在繪畫美和音樂美之間作出選擇嗎?詩難道沒有專屬于自己的美嗎?其三,韓愈選擇了敲而不是推,難道僅只意味著韓愈個人喜愛音樂美超過了繪畫美?推和敲真的能給一個無所偏愛的欣賞者帶來同等的藝術價值嗎?
在我看來,不管是用推還是用敲,都是杰出的詩句,只是用敲時又能帶來上下兩句詩內容上的照應,所以,用敲略微勝過用推。細論之如下。
不管是推門還是敲門,目的都是一樣的——進門,或者進入房屋以棲息。推門或敲門又都是理由充分的:連鳥兒不也是棲息于池邊樹之上嗎?隱秘的論證或者內在的雄辯,是優秀作品的本質,只是這一點難以被看破和道出。另一方面,推門有可能發出聲響,但也可能不發出聲響;但敲門必定有聲響。正是由于某種聲響,宿鳥才會被驚醒,鳥宿池邊樹的事實才能被得知;再說,是敲門而不是推門,才意味著一段等待的時間,只有有了這段時間,鳥宿池邊樹的事實才能更容易地被注意到。所以,我們承認,韓愈的鑒賞力是高超的,在詩的作者賈島之上。
 
2、《憶江上吳處士》:“閩國揚帆去,蟾蜍虧復圓。秋風吹渭水,落葉滿長安。此地聚會夕,當時雷雨寒。蘭橈殊未返,消息海云端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落葉滿長安”。
落葉滿長安”是一片風景,這樣的風景來之不易:“長安”地區必須有足夠多的落葉植物、必須等到足夠寒冷季節的來臨。
風景”受到了隱秘的肯定。
 
3、劍客:“十年磨一劍,鋒刃未曾試。今日把示君,誰為不平事?”
沒有人對我們(劍客)本人“為不平事”,但“不公平”促使我們“十年磨一劍”,也就是讓我們憤怒得進入長期的瘋狂狀態;“不公平”還泯滅了我們的好奇心,讓我們沒有了效率意識,以至于十年里只管去磨劍,而不去了解劍已經磨到了什么程度。“不公平”傷害的不僅是它的直接受害者,還有像我們(劍客)這樣的旁人。
“不公平”受到了隱秘的否定。
 
4、訪隱者不遇:“松下問童子,言師采藥去。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處。”
語言能讓我們從“童子”那里了解到有關“師”的各種信息,現在,“山中”的情形是“云深”,這意味著我們最有力的感覺器官眼睛派不上用場,意味著唯有語言才能最有效地幫助我們實現找到“師”這一目的——我們只需向“云深”之“處”大聲地叫喊“師”的名字。
“語言”受到了隱秘的肯定。
 
 李洞
1、贈僧:“不羨王公與貴人,唯將云鶴自相親。閑來石上觀流水,欲洗禪衣未有塵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閑來石上觀流水,欲洗禪衣未有塵”。
“石上觀流水”不是我們想做就能做到的,它首先需要我們有“閑”;流水也難以成為我們觀賞的對象,因為流水能激起我們洗禪衣的欲望,只有在“禪衣未有塵”的時候,也就是只有在我們用不著從物質上去利用流水、玷污流水的時候,我們才能實現對流水的觀賞。
這個“石上觀流水”,相當于今天的“審美”一詞。
“閑來石上觀流水”是一個平常的句子,只是一塊鐵,“欲洗禪衣未有塵”卻把它點成了金。其實,“欲洗禪衣未有塵”本身是神來之筆,可以獨立存在,而且發出這樣的隱秘聲音:人們欲洗禪衣,不是因為禪衣有塵,換言之,人們將要采取某種行動,并不是由于某種真實的需要,人類乃是為行動而行動,人類的行動沒有真實的理由,所以,人類是非理性的動物,為了洗禪衣,他有可能首先使得禪衣染上塵垢,只是這么一來,他固然可以理直氣壯地洗禪衣了,卻帶來種種惡果:他白白勞累一場、禪衣白白遭受了一次磨損、一些干凈的水白白受了污染,不一而足,總之,單獨一句“欲洗禪衣未有塵”有幽默意味。
 
杜秋娘
1、金縷衣“勸君莫惜金縷衣,勸君惜取少年時。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”。“堪”的意思是可以,“直須”的意思是應該,“空”的意思是徒勞地、白白地。
相對而言,“花”是主角,“枝”是配角。配角是容易被忽視的,受到關注的是主角——人們關注的是作為主角的花是不是“開”了?開了的花是不是“堪折”?其次,配角倒是容易受到污辱——人們認為不承載花的枝甚至都不值得去折下,折下這樣的枝乃是“空折枝”
配角”受到了隱秘的否定。
這兩句詩容易被認為有“及時行樂”這樣的“主題思想”
 
 杜荀鶴
1、小松:“自小刺頭深草里,而今漸覺出蓬蒿。時人不識凌云木,直待凌云始道高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時人不識凌云木,直待凌云始道高”。
“凌云木”是長成之后高大得可以凌云的樹木,長到高大得可以凌云,意味著“凌云木”實現了自己的潛能,意味著“凌云木”已經成功了。但問題是:“凌云木”應該快速成功,越是快速就越是好,這倒不是因為“凌云木”急于求成,而是因為只有這樣,“時人”才可以結束自己的“不識”狀態。
“速成”受到了隱秘的肯定。
 
2、贈質上人:“枿坐云游出世塵,兼無瓶缽可隨身。逢人不說人間事,便是人間無事人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逢人不說人間事,便是人間無事人”。
“說”是語言能力的運用,我們通常通過說去實現各種愿望。我們有語言能力卻不使用語言能力,或者在某一方面不使用語言能力,譬如“逢人不說人間事”,我們同樣可以實現某一愿望——成為“人間無事人”。只要有了語言能力,我們就可以進退自如,根據需要而使用這一能力,或者不使用這一能力。
“語言能力”受到了隱秘的肯定。
 
 
崔道融
1、雞:“買得晨雞共雞語:‘常時不用等閑鳴,深山月黑風雨夜,欲近曉天啼一聲。’”
這首詩的字面含義是:買來報曉的公雞,對公雞說:“平常時候不要隨便啼鳴,深山里沒有月亮、刮風下雨的夜晚快要天亮的時候,就啼叫一聲。”
買雞人對公雞說的話里,公雞(報曉)的任務似乎減少了,公雞似乎得到了某種“便宜”,但真正的便宜是不存在的——公雞增加了觀察天氣這樣的新任務。何況,每天的“欲近曉天啼一聲”乃是公雞的本能,公雞因為不是“月黑風雨夜”就不啼鳴,這不是減少任務,不是得便宜,而是壓抑本能,是痛苦。
“便宜”受到了隱秘的否定。
 
 
曹松
1、夏日東齋:“三庚到秋伏,偶來松檻立。熱少清風多,開門放山入。”
有言外之意的是“開門放山入”。
我們想看見山,“開門”就足夠了;我們不想看見山,關上門就行了。有了門,我們根據自己的心情,可以輕松自如地對巨大的山進行控制。
“門”受到了隱秘的肯定。
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.okiagg.live),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。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最新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  • 相關欄目:
  • 古體詩詞
  • 古體辭賦
  • 現代詩歌
  • 唯美古風
  • 散文隨筆
  • 文化隨筆
  • 讀書筆記
  • 小說故事
  • 雜談評論
  • 漫說歷史
  • 學術研究
  • 其他類型
  • 牛气冲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