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,祝您閱讀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古代典籍 > 人物傳記 > 孔子傳

孔子傳
    • 第一章 沐浴朝露 尼山降圣

      五岳獨尊的泰山,如同一位峨冠闊服,道骨仙風的巨人,俯覽著人世滄桑。在它的南麓,汶河和泗水,恰似闊服上的博帶飄向遠方,它的余脈嶧山、防山、尼山等,如同這錦袍上的花朵,點綴著旖旎的風光。 公元前551年,古歷...

    • 第二章 仲尼習禮 征在啟蒙

      孔丘自呱呱墜地的第一天起,就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感情氛圍中生活--顏征在以博大的母愛撫育著他,施氏以無名嫉火吞噬著這幼小的生命。 顏征在從尼山上找回孩子,先在丈夫為她賃的那幢所謂空桑之地的茅草房里住了一個多月...

    • 第三章 孝子放牧 慈母傳鼎

      顏征在一把將兒子摟在懷中,嘴唇一張一閉地翕動著,但卻說不出一句話來,雙目淚如泉涌--這是激動的淚水,快慰的淚水,幸福的淚水潛意識告訴她:兒子是一個聰明而有才能的人! 從那時起,孔子愛上了《易》學,在他的一...

    • 第四章 五父陳棺 赴宴受辱

      公元前535年,孔子十七歲。 顏征在一病不起,咳嗽,喘息,多痰,痰中常帶血跡。隨著病情的加重,面頰反而變得緋紅。每到下午便發燒,夜間則常大汗淋漓。曼父娘說,因勞成疾,這怕患的是癆病,需趕緊準備后事。但孔子...

    • 第五章 娶妻生子 初露鋒芒

      曼父眼疾手快,撲上前去,抓住了孔子的雙臂,勸說道:你和他們慪什么氣,我們御車,不也有讓牲畜踢著的時候嘛?你剛跟我學趕車的時候,那馬并不聽你的吆喝。關鍵是要練好手中的鞭子,鞭子一甩下去千鈞重力,而且鞭鞭...

    • 第六章 學無常師 苦惱抉擇

      公元前525年,孔子二十七歲。 深秋,天像漏了似的,連陰雨下個不停。曲阜城魯國高級館舍前,雨簾里一個高大的漢子在徘徊。他頭戴葦笠,身披蓑衣,雙腳踏在泥水中,縮頸聳肩,渾身顫抖,顯然,他已在此等候多時了。這...

    • 第七章 杏壇育人 德降子路

      這一夜,孔子沒有合眼,他決心扶正這搖搖欲墜的殿堂,改變這禮崩樂壞的現實。要修葺這將頹的大廈,就需要大量的棟、梁、檁、柱、椽,這些材料天上不會掉,只有辦教育來培養。這教育該如何辦法呢?于是他像一個織女,...

    • 第八章 仲由拜師 冉耕入學

      子路提著矢箙弓箭來到戶外,擺好箭的,練起箭來。他嗖、嗖、嗖連發三箭,箭箭中的,心里覺得好不痛快。他一時性起,連連發射,直至矢箙中的幾十支箭全部射光,這才把弓一扔,索性躺在草地上看那天上白云行空。 堂上傳...

    • 第九章 周都求學 學問益進

      自從吸收了孟氏兄弟入學,孔子辦學的經費得到了絕對的保證。 孔子作學問,不似有些人那樣,東一筢,西一掃帚,而是有著嚴格的計劃性,常集中數年時間,專事某一方面的研究,諸如普查民俗風情,研究音樂理論,等等。近...

    • 第十章 去魯適齊 泰山問苦

      孔子奉君命出使周都,學禮、學樂、學道,自覺恩寵榮耀,而且收效頗大,滿載而歸,心里像陽春三月的花朵,正怒放噴香,歸家后不等與弟子和家人們交談,便登魯宮回奏。昭公日思夜盼的是孔子能從洛邑帶回一件得力的工具...

    • 第十一章 景公問政仲尼聞《韶》

      齊國是東方第一大國,疆域在現在的山東中部和東部一帶,土地肥沃,農業發達,并富有魚鹽之利。早在春秋初期(公元前685-前643年),齊桓公任用大政治家管仲進行改革,增強國力,成為東方霸主。眼下是齊景公統治的時代...

    • 第十二章 孔子遁逃 秋子悲城

      高昭子府第,孔子寓所。 子路風尖仆仆,將一對玉斗放在孔子面前說:此乃國君請夫子轉贈高昭子,請其諫景公派兵,幫國君回國復位。又拿出一雙玉環:此乃國君贈送夫子。又拿出一件羊羔皮衣: 此衣國君賜學生。 孔子拿起...

    • 第十三章 歸里主婚 觀廟教子

      一只航船,在洶涌的洋面上險些被風浪掀翻,一旦抵達港口,便覺安全,坦然;孩子在外受人凌辱,一頭撲進母親的懷抱,常常委屈得放聲大哭;千禽日暮回巢,萬獸黃昏歸穴,它們的巢穴并非都那樣安全、溫暖和甜蜜,但卻俱...

    • 第十四章 泗水觀瀾 泰山抒懷

      孔子帶一班弟子回到杏壇,見一對中年男女正在大吵大鬧,那女的還流著淚水。弟子們紛紛勸解,毫無效果。見孔子歸來,他們像見到救星似地撲了過去,爭著講敘事情的原委,讓夫子評判是非。 原來他們都居住在闕里,應算作...

    • 第十五章 玙璠之爭 陽虎饋豚

      一年前子路便出仕蒲邑宰了,此番回曲阜,是專為探望夫子的。幾天來,他向夫子回報了赴任以來的情況,請教了許多從政的學問,陪夫子游泗水,登泰山。登泰山之后便返回蒲邑去了。 一個月后季平子病卒。死前,他深知兒子...

    • 第十六章 夫子運籌 家臣叛逃

      三天前,孔子將子貢叫到身邊說:賜呀,煩你明天前往蒲邑,召仲由返回,為師有要言相囑。 子貢不解地問:子路兄離去不足兩日,為何又要召回? 孔子解釋說:聞聽由正于蒲邑組織農夫挖溝開渠,以備防汛排澇之用 子貢贊嘆...

    • 第十七章 孔子初仕 春到中都

      生活是水,但不像潭中之水、湖中之水那樣風平浪靜,而像江河之水,后浪推著前浪;大海之水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生活又像六月的天氣,神秘莫測,說翻就翻,說變就變。 季孫氏的封地費邑為公山不狃所盤踞,此人早有叛...

    • 第十八章 夾谷會盟 孔子顯身

      三桓回到曲阜,將中都所見奏明魯定公,于是委任孔子為小司空。大司空是孟孫氏世襲的官職,司空掌管全國土地兼管工程建設。孔子一上任便帶領部分弟子和署衙工作人員跋山涉水,勘察土性,足跡幾乎遍及全國各地。然后,...

    • 第十九章 司寇執法 人民受惠

      從嚴冬過來者方知春天的溫暖,久病初愈者方知健康的幸福,度過漫漫長夜者方知光明的偉大,初出洞穴者方知天地的遼闊。魯國長期受齊晉的欺凌與脅迫,一旦挺起胸來,昂起頭來,怎能不心花怒放!夾谷會盟,孔子斥齊君臣...

    • 第二十章 計強公室 行墮三都

      公元前498年,孔子五十四歲。 孔子做大司寇不到兩年,不僅取得了外交上的重大勝利,而且把魯國治理得政清民安,一派盛世升平景象。孔子執法,不同于他人,罪大惡極者固然也繩之以法,甚至處以死刑或極刑,如淳于氏就...

    • 第二十一章 王卿施計 君相迷色

      一場風暴來臨,江河湖海都要泛起波瀾。魯定公御駕親征,墮成失敗,班師回朝,猶如興起的一場風暴,魯國政界的首腦人物,思想上無不泛起波瀾。 季氏寬綽的議事廳里,季桓子又一個人在獨斟獨酌地喝悶酒。季桓子和他的先...

    • 第二十二章 孔子離邦 子貢答賢

      魯國今年的郊祭進行得草率簡單,定公不等禮儀進行完畢即與季桓子各自返回,與齊所贈之女樂歡樂調情去了,一應余事交給孔子辦理。現實使孔子大失所望了! 這天一早,孔子便畢恭畢敬地沐浴梳洗,誠惶誠恐地來到南門外參...

    • 第二十三章 操琴答疑 彈劍解圍

      孔子師徒一行幾十人就住在顏濁鄒大夫家中,自有衛靈公供粟,等待時機從政,一展宏圖。 衛靈公欲用孔子,委以重任。寵臣彌子瑕奏道:主公忘卻文王以西岐片席之地而滅殷紂嗎? 衛靈公說:先祖功業,豈敢忘卻! 彌子瑕湊...

    • 第二十四章 史魚尸諫 蒯瞆殺母

      卻說店內歌聲又起,孔子唱著歌從室內走到門外。簡子一擺手,匡人呼啦一聲擁上,在簡子的帶領下,俱都一揖到地,施禮賠罪。簡子說:武夫魯莽,有眼不識泰山,錯將鴻鵠當燕雀,驚動了大賢大圣,真乃罪該萬死也! 孔子急...

    • 第二十五章 孔子誕辰 子貢游說

      衛靈公并未捉到逆子,蒯瞆先是逃到了宋國,后又奔到了晉國,投靠了趙簡子,與陽虎結為手足之好,為衛國內亂埋下了種子。有朝一日,蒯瞆勢必在趙簡子的大力支持下返衛奪取君權,這是后話。 話說孔子師徒一行在蒲鄉與公...

    頁次:1/2 每頁25 總數40    首頁  上一頁  下一頁  尾頁    轉到:
牛气冲天APP下载